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食疗养生 >

气愤!新婚之夜,亲姑姑竟然爬.上.了.老.公.的.床,我气得浑身发抖…

时间:2019-11-26  来源:小寒时令养生

“昨夜他和我一夜七次,你觉得他今晚还有力气和你洞房吗?!”

幽凉的声音伴随着一条带着可疑痕迹的内裤轻飘飘地落在了面前的梳妆台上。

此刻已经接近深夜,酒店里早已宾客散尽,化妆室内只有她们两个人。

秦汐正在拆新娘胸花的手一顿,目光落在面前那张精致妩媚的脸上――

“姑姑?!”,她抿唇,唤了一声。

面前的人是自己新婚丈夫的小姑姑,叶婉柔。

叶婉柔秀眉紧锁,无比厌恶这个称呼,“不要这样叫我!”

她只是顾家的养女,他们名义上的姑姑而已!

秦汐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暂时冷静一下,再度睁眼,已是甜笑如花的模样,“七次?原来我的丈夫这么厉害?!”

叶婉柔愣住,原本还耀武扬威的脸色突地一片青白。

秦汐笑着看她,“我听说古代的时候格格出嫁都会让陪嫁丫头去试一试驸马爷的能力,没想到姑姑还活得那么古板,但也还是还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谢谢――,看来以后我xing福了……”

叶婉柔瞠目结舌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

c

叶婉柔歇斯底里,“我和他相爱了十几年,他娶你也只是为了逼我回来,他根本就不爱你!”

“是么?”,秦汐轻轻柔柔地看着她,“那么刚才婚礼上,他为什么没有说不愿意?为什么没有拉着你逃婚?!”

叶婉柔刷地一下脸色惨白,“你……我……”

“顾太太是我,你永远坐不了这个位置――”,秦汐讥诮地勾起嘴角,“姑姑,清醒点。”?

叶婉柔噙着泪,全身颤抖得如一片落叶。

秦汐掰开她的手,走进直达顶楼的电梯,叮地一声,门合上了。光可鉴人的墙壁上映出她此刻脸色并不太好的模样――

自嘲地勾了勾唇,反正也不是为了爱情才嫁进来的,不过是遂了外婆的一个心愿而已,何必伤感?!

只是这样的新婚之夜,可真是够难堪的。

电梯很快到达顶楼,她一把扯掉自己胸口的新娘胸花,丢到手边的垃圾桶里,推门进入面前的蜜月套房。

里面空无一人,她的新婚丈夫早已不知所踪。

虽然对这段婚姻没有期盼,可面对这样剑走偏锋的新婚夜,秦汐心里还是有着淡淡的酸楚――?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她和顾少庭虽然不算是青梅竹马,那也是旧识。可他这一巴掌,给得可真够痛快。

早知道顾家龌龊至此,虽然是名义上的,却也让她将今晚喝下去的那些酒全部呕出来了。

早知如此,不如不嫁。

她甩了甩头上那千斤重的发胶,强迫自己已经到了眼眶边的眼泪倒退回去,抽过沙发上的浴袍走进浴室。

温热的水流总算将心口的酸楚缓解了一下,她洗好澡还在擦头发,就听到门外有套房管家的声音――

“秦小姐,醒酒汤帮你放在门外了。祝您新婚愉快。”

秦汐应了一声,心想都这样癫痫病患者应该忌讳什么东西啊了,那还愉快个毛?!

收拾停当出来的时候,门口那碗醒酒汤还带着余温,她端起来,咕咚喝了个底朝天。

实在没有心情待在这个地方,她拿起自己的包包,准备去外面找个地方过一夜。

可还没有走出大门,就听到卧室里传来奇怪的声响,顺势望去――

房门半掩着,叶婉柔正反坐在顾少庭的身躯之上,含着情 欲的星眸正在对着秦汐挑衅地笑着――

那本是属于他们的婚床!

轰地一声,脑中似有巨浪激荡开来,秦汐愤怒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恨不能拿刀直接一刀捅死他们这对狗男女!

手搭在门板之上,她往里推了推,里面的顾少庭猛地翻身将叶婉柔捞起,冲着秦汐邪魅一笑,“新婚之夜,要来个三人行吗?”

呕――

刚刚压下去的酒意又被恶心得快要疯涌出来,秦汐强自镇定,勾起一抹清冷的笑,“不了,你们继续狗咬狗吧!”

虽然心里装了愤怒的火箭,可脚步却还是沉如千钧,待挪到电梯口的时候,胃已经绞痛得就要吐出来。

今天是顾少大婚,酒店早已被顾家全部包场。

肚子里如有千军万马挡也挡不住,秦汐抬手一把推开电梯旁边虚掩着的总统套房门,直冲卫生间――

呕――

胃里的恶心感总算全部消失,可是心口却开始火烧火燎地灼烫起来,像是有人在里面点了一把火,将全身的热流都汇集到了小腹的地方。

刚才看到的那些不堪画面又如同鬼魅一样钻进脑海里,轰地一声点燃心里所有的渴望――

她才二十一岁,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此刻身体的反应让她不知所措,眼前的阵阵黑眩也她心惊。

撑着颤抖的身体往外走,可还没走两步,就一头栽在了卧室中央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旁边的酒气扑面而来钻入她的鼻腔,紧接着,陌生男人的手臂一勾,带着薄茧的大掌已经钻入了她薄薄的衣衫――

秦汐不自觉的嘤咛了一声,如猫儿一样靠近了那舒爽的来源。

“这么迫不及待?”

陌生男人醇厚磁浓的嗓音忽远忽近地传来,让人听不真切――

下一秒,他翻身而上,壁垒分明的胸膛将她紧紧抵住――

……

头痛得如一夜之间被一万头大象踩过,秦汐艰涩地睁开眼睛,刺目的光线让她伸手去挡住自己的眼眸。

如此闭眼养了好一会儿神,她才抬手,茫然地看着陌生的房间――

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才发现酸痛的来源在腿根处。

她略略挪动了一下身体,下身忽地一股热流涌出――

轰地一声,脑中一片空白,秦汐飞快地撩开身上的白色床单――

床中央一朵红花似血!!

她瞪大眼睛,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那是血迹!

她她她……

她环顾四周,却看到了房内落地窗里自己的倒影――

一丝不挂,脖颈上还有可疑的血色草莓!

昨晚不是在看叶婉柔和卡马西平吃多了会怎么样顾少庭的好戏吗?怎么这戏码就上演到自己身上来了?!

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她整个人如遭雷劈一样僵硬着――她昨晚和陌生的男人……?!可是……男人呢?奸夫呢?!

环顾四周,根本空无一人,雪白的床单上连一丝头发都没有留下!

她蹦�Q下床,想要找出人来问个清楚,心里毕竟还残存着一丝侥幸,希望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房间里连洗手间都被她打开门看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秦汐懊恼地尖叫,挫败地撕扯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不甘心,又像是撒气地掀开枕头狠狠往地面上掼去,动作却突地顿住――

枕下,一粒琥珀男式袖扣正闪着低调而奢华的光――

忍住双腿间的疼痛,秦汐发颤地将凌落在地板上的衣衫一件一件穿好,走出房门。

那一粒琥珀袖扣被她紧紧捏在掌中,刺破皮肉而不自知。

陌生的男人将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这个新婚之夜过得……简直太颠覆,她得找出对方,至少要知道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套房的管家毕恭毕敬地守在大门口,“秦小姐,顾老先生他们都已经回顾家了,吩咐我告诉您去餐厅用完早餐再回学校去上课,您慢走。”

这家酒店昨晚已经被顾家包场,那么价值连城的手笔,却闹了一场倾国倾城的笑话……

秦汐淡淡道谢,跨步进入电梯,她无声地靠在电梯内壁,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憔悴。

电梯门刚闭合上的那一瞬间,啪地一个耳光狠狠地响彻在总统套房门外的走廊上――

“什么叫事情没有办成?!”,叶婉柔还穿着酒红色的睡袍,精致的脸上却是怒意冲天,“这么点事都办不好,你还做什么管家?!”

酒店管家捂着一张老脸委屈地看着叶婉柔,“对不起,叶小姐……那特制的醒酒汤秦小姐喝了,结果却没有下楼,我们的人根本没找到她。”

“难不成她一整晚都待在这里?!”

“是――”

管家嗫嚅了一下,指了指她身后的总统套房,“刚刚从这个套房出来的。”

叶婉柔愣了愣,眸子里透着几分狠毒地看向那扇门,“昨晚这里住着谁?!”

管家极度不安地摇头,“昨天酒店已经被包场,全部都是挂在顾老名下,房客也都是顾少婚礼上的客人。”

换言之,客人是随机的。

“照片没拍?!”,她说。

“是――”

叶婉柔气得想扇人!明明计划得天衣无缝,今晨起来就可以把那个秦汐彻底赶出顾家,却没想到计划到底赶不上变化!

“去查一下昨晚的监控……”,叶婉柔道。

“顶楼套房没有监控,客人都是非富即贵,需要保护隐私……”,老管家一句话又差点气死了叶婉柔。

听见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立刻止住了话头,“就这样,谁都不要提!”

“是。”

管家松了一口气。

叶婉柔已经回头,柳腰款摆地走回蜜月套房,将门用小腿轻轻踢上,“少庭,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小儿睡眠癲痫?”

顾少庭斜倚在床柱上,黑眸懒散若云,半敞的睡袍下是若隐若现的八块腹肌。

这个男人,她爱了一辈子了,从五岁被领进顾家看到当时也是五岁的他,到十八岁的时候两个人初尝禁果,她的心从未变过。若不是被顾家逼着出国,又逼着嫁了自己不喜欢的人,怎么会让他落入秦汐的碗里!

叶婉柔扼腕,恨不得杀了秦汐和顾家的其他人!

“你不是起得更早?”,顾少庭薄唇邪魅一勾。

“心情不好,睡不着……”,叶婉柔款款上前,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之上。

听着那心跳,心里的怨恨才稍稍减少了几分。

男人的手顺着她妩媚的长发慢慢钻入她的胸口,捏住那嫣红狠狠一搓,引来她娇喘一声――

“看来昨晚还没要够?是不是?”

叶婉柔用自己的纤纤玉指在他的腹肌上打着圈圈,“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给你,不是……也给你,婉婉――”

他声音魅惑极了,手指也是一路向下,将她身体的每一寸都照顾得极其周到。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她离开十年的时间,足够他找很多女人将自己的技术练到炉火纯青了。

只不过,她不知道而已。

“讨厌,不要这样叫人家……”,叶婉柔满意微笑,如春水一样瘫软在他怀里――

昨晚他对秦汐说的那句话三人行的话一定是气话,顾少庭依旧还是当初那个深爱着自己的毛头小子!所以这一次回国,她必定会守护好自己的一切,不再离开!

……

门外,管家看着蜜月套房的门合上,心里松了一口大气,脊背上却已经是冷汗涔涔。

他吞了吞口水,打算把昨晚服务生错送了一碗那种特制‘醒酒汤’给总统套房男客人的事压下来,不告诉任何人。

……

电梯很快到达餐厅门口,服务生将秦汐引导了过去,“顾老爷子他们已经回去了。”

偌大的厅内却只有一个人坐在餐桌边看报纸――

他穿着白衬衫,领口微微敞开露出锁骨一线典雅流光,窗外晨光洒洒,衬得他的侧脸朗逸如同落笔云烟,整个人便是一幅留白点苍的水墨画卷。

视线下移,就看到了他那对着秦汐方向的右手腕――

骨节雅致,手指修长,法式衬衫上那琥珀袖扣扣得服帖又矜贵。

秦汐呼吸一紧,心口又热又涨,快要将心脏撑破!

难道是他?!

正要细看,身后已经有人用手指卷住她的长发――

“老婆,昨晚怎么不一起玩?!”,温热的气息从身后拂来,顾少庭慵懒的声音听起来简直让人反胃!

秦汐转头愤怒地看着他,“别叫我老婆,你只会让我恶心!”

这两个字眼被他叫出来简直是一种玷污!这男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衣冠禽兽!

他只有一个人,叶婉柔没跟来。

也是,这种龌龊的关系,怎么能见人?!

“是吗?”,顾少庭伸出拇指在自己唇瓣上一刮,邪魅地对后遗症导致的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她笑了笑,“你不敢看我,是因为我太好看?”

“……”,秦汐怒火中烧,“你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非要挂在你这棵树上吊死不可?!”

顾少庭眉梢轻轻划开,极度自信,“舍我其谁?!”

秦汐简直要气疯了,这个男人他是想外面彩旗不倒家里红旗飘飘?!她今天就把他给扒成光杆司令!

抬手唰啦一声扯掉自己及膝长裙下面的荷叶边,黑色的小裙子立马变成了一步裙,她反手指向餐厅的位置――

“我今天就告诉你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里面那个男人可是比你帅多了!”

“喂,你――”,顾少庭还没来得及阻止,秦汐已经大步走入餐厅――

裴锦川还在看报纸,头顶就突地投下一片阴翳,挡住了他的视线。

抬眸就看到了穿着白衬衫黑短裙的女人,只是那短裙短得有点过分,却也衬得她身材匀称雅致,晨光下的皮肤细腻宛如净瓷,樱唇瑶鼻,乌发如墨。

明媚又清新。

男人身上芝兰青桂的气息钻入鼻腔,秦汐的心跳莫名如狂,她眼睛下移,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目光落在了他的左手上。

那手握着报纸的边缘,袖扣部分被压在了桌上,让人看不真切。

袖扣都是成双成对的,她不知道昨晚的男人是不是他,可事到如今,也只能拼一把了!不蒸馒头争口气,怎么也不能让顾少庭太得意忘了形!

五指根根如玉地拂过自己纤细的腰身,一把撩开本就所剩无几的裙子。

纤细笔直,紧致浑圆,连毛孔都几不可见,是好腿。

“先生,我有这个荣幸和您共进早餐吗?”,她眨了眨眼,努力地让自己不显得那么生涩。

裴锦川看着她,五官一如她刚才所见那般精致迷人,眸中是波澜不惊的成熟质感。

他没有说话,连眉毛都不舍得扬一下。

秦汐心里挫败了一下,旋即笑靥如花,“请问,我有这个荣幸吗?帅哥……”

“你没有,”出声的人是随后跟来的顾少庭,他目光依旧懒懒,却也带了几分掩饰不住的气急败坏。

说话之间已经将秦汐摁着坐了下去,两个人在裴锦川的对面落座。

顾少庭揽住秦汐的肩膀,伸出只手,“姑父,早安。这是我老婆,秦汐。”

话音刚落,秦汐猛地一僵――

这是顾少庭的姑父?!

那他不就是……叶婉柔的丈夫?!

(第5章姑姑和姑父)

【看后续戳这里】

微博发布篇幅有限制,大家想看后续故事的话,可以按照如下方式继续观看↓↓↓

1、首先打开.V.信,关.注.V.信.公.众.号“藤痕书院”,回复“2197”,就能阅读后续全文。

2、着急想看全文的小伙伴可在手机浏览器中输入m.tenghen.com在藤痕书院搜“2197”

3、评论区里有链接,可以点开直接阅读,方便又便捷。

上一篇: 阈值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乳酸阈值(门槛)?

下一篇: 香蕉皮变废为宝的神奇妙用